如何防范教育培训机构关门跑路坑害人?专家建议借鉴淘宝模式引入

发布时间:2019-12-07 15:32:45

最近,一家著名的英语培训机构因资本链断裂而关闭。这家培训机构已经运营了21年,在全国60多个城市开设了150多家店铺,目前正面临破产和关闭。近年来,培正娱乐(Peizheng Fun)、巧恩儿童美国语(Joen Children ' s American Language)和凯瑞宝贝(Carey Baby)等培训机构因资金问题而“出走”或“倒闭”,尤其是在大城市。

为什么教育和培训机构破产倒闭、带着钱逃跑的消息经常发生?哪些培训机构最容易倒闭?提前支付培训费的学生应该做什么?记者发起了一项调查。

通过窃取概念分割合同和逃避监管

最近,这家著名英语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给员工发了一封信,称自去年以来,公司的业绩持续下滑,成本上升,公司在运营中遇到了困难。由于英国行业的表现持续恶化,原定的融资计划被推迟。

去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向受教育者收取学费,“不得收取3个月以上的一次性费用”记者发现,不付费确实存在。一些教育和培训机构改变了观念,叫卖关于预先收费时间限制的“课时”。父母支付费用时,合同只规定了“小时数”,没有规定每日或每月的费用,从而避免了“三个月以上不得一次性收费”的政策要求,也避免了行政监督。

一些组织已经将原来的一年合同改为四份收取三个月学费的合同。一些机构为了吸引更多的学生,甚至以预付学费的名义向金融机构提供“培训贷款”和“分期还款”等优惠政策(如“一次性支付折扣”),允许学生一次支付一年或一年以上的学费。在各种优惠中,需要更多的课程和更多的预付款来获得更多的优惠,这已成为培训机构常见的“伎俩”。为了享受更大程度的优惠待遇,学生们往往容易“赢”,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提前支付更高的培训费。

然而,与中小学不同,这种培训教学主要使用“存储”课时,培训机构的课时数量往往难以控制,教师流动性大,空间和租金成本高,风险高。收到预付款后,有时运营成本组织无法控制自己。事实上,关闭的原因有很多,但预付费运营模式已经成为培训行业的“定时炸弹”。事实上,所有采用预付款管理模式的企业都或多或少存在着因各种原因而无法经营、拿走预付款、阻止会员和学员收回预付款的风险。然而,这一问题在教育和培训机构的出现引起了更多的关注。一旦出现监管不力、教育质量问题和舞弊问题,就不可避免地要“逃离”资金。

资本追逐利润盲目扩张高估市场

记者的调查还发现,大多数社会培训机构往往从一家开始,像资本驱动的奶茶店一样成长。在管理模式方面,不断加入连锁店,扩大品牌,在一个地区或全国范围内迅速聚集十几家甚至几十家或数百家连锁店。近年来,由于父母的高度关注和过度焦虑,针对年轻人的学科培训、艺术培训和幼儿教育培训已经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一旦操作不当,这些培训领域的“流失”或“破产”事件也更加集中。

曾经“受欢迎”的英语培训不再可用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从管理角度来看,社会培训机构的管理正变得越来越规范和透明,为机构的“野蛮”发展留下的空间越来越小。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了《校外培训机构发展规范意见》、《校外网上培训实施规范意见》等政策文件上海还专门为民办培训机构制定并发布了“一个标准,两种方法”。另一方面,尽管对培训的需求非常强烈,但这种强烈的需求导致了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父母通常对实用性强或有直接目的的培训更感兴趣。随着高考制度的改革和培训类型的不断创新,传统的培训机构也受到了网络教育的冲击。由于场馆和人员成本高,实际市场可能不如预期的好。

上海教育学院民办教育研究所所长董胜祖表示,目前培训行业仍存在混合现象,培训质量参差不齐,一些机构的营利行为明显。出于扩张或套利目的,一些培训机构“撒网”集资,盲目开店,过度扩张,造成操作风险。一些组织还恶意抽走营运资金,将办学资金挪作他用,造成不同程度的财务危机。各级各类教育,包括培训和教育,本身应该是一个“慢产业”。组织者应该尊重教育规律,维护公共福利的属性,而不是把“良性事业”变成利润驱动的产业。事实上,一些教育机构的创始人总是想抓住机遇,快速获利。一旦达不到理想的情况,收支相抵,出现管理不当的危机,就会“走开”。有时,当企业处于危险边缘时,资本重组似乎是最后的“生命线”。然而,资本的“快进快出”和高回报要求加速了企业的崩溃,甚至是直接的崩溃。

早在2015年,上海市教委等相关部门就联合发布了一项硬性规定,明确设立教育培训机构。首先,他们应该将“学习保证基金”存入专门的银行账户,以保护用户和员工在经营中发生风险后的权益。然而,金融账户监管和风险准备金制度对一些没有市场法律资格的培训机构缺乏有效约束力。“正规培训机构收取的高额费用也导致了一些需求溢出。一些家长确实“只需要”学科的补救培训,这也给了一些无执照和无执照的地下机构一个无形的生存空间,让监管机构看不见它们。

建议引入第三方监管平台。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到2018年底,全国将有40万所校外培训机构,估计有2000万学生,培训费用超过100亿元。据估计,如果增加在线教育,整个培训市场将会更大。

“在逐步规范社会培训市场的过程中,培训机构受到了市场竞争的考验。适者生存是市场规律的结果。一些培训机构因管理不善而倒闭是正常现象,社会需要理性对待。除了培训机构自身运行不良是一再发生“轮岗”事件的主要原因外,家长自我防范意识薄弱、相关部门联合监管机制不完善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董胜祖说道。

他认为,相关部门应加强对培训机构的财务监测,建立和完善风险预防、预警和干预机制。针对培训机构预付款问题,有必要探索建立第三方支付平台,建议建立淘宝这样的第三方账户监管模式。用户的预付款不直接进入机构账户,而是由第三方支付平台根据教学进度和服务内容按月、按课时分配结算资金,从而将预付款资金保持在隔离状态,避免机构挪用或资金流失,降低学生消费风险。公安部门要坚决及时地处理一些违法犯罪行为,如恶意私吞钱财、离家出走等,决不手软,以“以身作则”。

某区教育部门负责人表示,在明确各委员会各自职责、加强部门间协调和监督的同时,迫切需要从市场管理的角度规范财务监督方面的管理,而不是事后“灭火”。对于违规组织,建议信用平台将违规经营者纳入信用报告体系管理,建立法律围栏,完善约束管理机制。

对于受训人员来说,培训机构的选择应根据他们的资质,增强他们的风险防范意识,充分了解培训机构的现状,而不是盲目的被销售人员所鼓励。第一堂体验课不仅要有良好的效果,而且要长期保证培训课程的质量,避免偷工减料,有效保护自身利益。国家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发布了几个早期警告,提醒学生保持清醒,警惕“培训贷款”中的陷阱。

总编辑:徐瑞哲文字编辑:徐勤主题地图来源:ic照片照片编辑:曹立元

台湾宾果app 河北11选5投注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特区彩票网